灵丘剑裔 215、闹街市·候迎亲

小说:灵丘剑裔 作者:岁月风刀 更新时间:2017-12-08 17:28:01
推荐阅读: 仓元图一世兵王神道丹尊极品透视儒道至圣九星霸体诀乾坤剑神万古神帝寒门崛起美食供应商
  商贾云集,叫卖连连。

  稽城的集市虽然没有凤来镇的那么热闹,可是毕竟一国之都,街巷之间自有一种庄严之气。

  此时,李纯钧和吴襄已经出了相国府,来到了稽城最繁华的大街之上。

  阳光明媚,人山人海,可是李纯钧却有着说不出的心事。

  第一件心事乃是关于唐遥。刚才出发的时候,李纯钧乘机提起过唐遥,可是吴襄也只是敷衍了一下就过去了。虽然吴襄口中说唐遥没事,只是在相国府中养伤,可是李纯钧从其游离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异样。

  当李纯钧要求见上唐遥一面的时候,吴襄果不其然地拒绝这他的要求。

  ——既然唐遥安然无恙地在相国府,那吴襄为什么不让李纯钧去见见这位朋友呢?

  蹊跷,又很蹊跷。

  另外,第二件心事乃是关于李纯烨和承影。此时此刻,李纯烨和承影就跟在吴襄的后面,李纯钧有意无意地给他们俩使眼色,可是这两个人就像是不认识李纯钧一样。

  确切地说,李纯烨二人的眼神并不像是不认识李纯钧,他们其实是在刻意闪躲!

  往前又走了一段距离,李纯钧还是不死心,他一定要搞清楚李纯烨和承影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为吴襄办事。

  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李纯钧突然走上前对吴襄道:“今日不是储君迎亲之日吗?我们来到集市上干什么?”

  吴襄顺着人群往前走着,过了一会儿才反道:“这条街市本来并没有这么多的商贩,你知道今日此处为何如此拥挤吗?”

  “这……”李纯钧略一思索,回答道,“莫不是储君迎亲的道路不许闲杂人等进入?”

  李纯钧猜对了。

  他从吴襄的表情里,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李纯钧趁势接着说道:“如果说人群都集中到了此处,那有可能存在一些隐患……”

  此话一出,吴襄立马回过头来道:“你倒是说说,有什么高见?”

  李纯钧忙谦虚地回答道:“高见不敢当,只是应该小心一些才好。我的意思是……不如我和你后面的两位少侠再去检查一下如何?”

  吴襄听了这话,盯着李纯钧看了一会儿。

  他的神色似笑非笑,就连眼神都非常奇怪。也许是因为重瞳的原因,当他盯着李纯钧看时,李纯钧感觉周围的熙攘喧嚣突然变得异常安静!

  ——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因为吴襄的凝视而变得静止。

  这到底是因为错觉,还是因为吴襄的眼睛拥有某种魔力?

  就在李纯钧愣神的时候,吴襄轻轻地道:“你说得很有道理……”李纯钧看到了希望,正想带着李纯烨二人离开,好找个地方问个清楚。没想到,吴襄狡黠地一笑,突然道:“他们两个人去就可以了,你跟着我就好。”

  话音刚落,李纯烨和承影立马恭敬地道了一声“是”,二人便转身离开了!

  鞍前马后、细致入微的伺候,以及那种李纯钧从未见过的恭敬态度。要不是二人还是从前那副熟悉的皮囊,李纯钧真不敢相信眼前的两个人就是和自己一起长大的李纯烨和承影。

  此时此刻,李纯钧看着二人的背影,竟生出了一丝怜悯之情。

  ——他们如此可怜,可是自己不也一样身不由己吗?

  听了吴襄的安排,李纯钧刚才满腔的希望就像是刚点燃的火苗一样被一盆冷水浇灭。他尽量掩饰着内心的尴尬,目送着二人离开。

  也不知吴襄是故意不让他们独处,还是只是凑巧这么安排。不过李纯钧一接触到吴襄的眼神,他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可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李纯钧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过现在,李纯钧又长了一次教训。在吴襄面前,自己还是不要太过于显露自己的目的。与司空劫不同,吴襄并不会直接让李纯钧吃苦头,不过吴襄的方法更迂回也更巧妙!

  如果说司空劫反击时是一拳打在李纯钧的脸上,那吴襄的这一拳则打在了李纯钧的肚子上!

  看上去,吴襄似乎更有心机。

  吴襄继续往前走,突然问道:“你似乎很想跟他们两个人独处。”

  “没……”李纯钧闻言一惊,他没有想到吴襄竟然会问得如此直接,“我……”

  “我知道,你和他二人曾经是朋友。”还没等李纯钧说完,吴襄便补充说道。突然,吴襄话锋一转又接着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人是会变的!你要是和他们二人走得太近,说不定哪一天命丢了都不知道!”

  很奇怪,这话说得很奇怪。

  李纯钧不知道吴襄为什么会和自己说这些话,他更不知道李纯烨和承影到底是怎么了。不过,从吴襄说话时的神情语气上来看,吴襄不像是在开玩笑,他倒像是在善意地提醒。

  吴襄见李纯钧若有所思,又接着道:“你一定是个爱思考的人,你的心事看起来总是那么多。”

  刚开始时,每当吴襄说他有心事,李纯钧总会有一种被人看透似的紧张。可是现在,李纯钧反而释怀了。他淡淡地一笑,不置可否。

  吴襄看着热闹的集市,突然像是那种情谊深厚的兄弟一样搂住李纯钧道:“你看看这繁华的街市,多美!”听了这话,李纯钧若有所思,他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凤来镇。因为曾几何时,赵景瑜也和自己说过相似的话。

  吴襄和赵景瑜,细细想来他们身上还真是很有很多的共同点!

  李纯钧调整了思绪,乘机问道:“如此美丽的街市,想来公子对它的感情也是从小到大培养起来的吧。”

  听了这话,吴襄似乎很受用,他点了点头道:“我生在相国府,生长在相国府,小时候相国府外的这条街市可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照这么说的话,吴襄便不是玉面狐走失的那个孩子了。可如果不是,吴襄的重瞳又是怎么回事?

  走着走着,二人便穿过了这条热闹的街市。转过弯去,一条宽阔的道路便显得异常冷清。

  “过一会儿,储君的迎亲队伍便会从那个方向过来。”吴襄指着其中一个方向说道。

  这个时候,李纯钧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他对吴襄说道:“这储君的迎亲队伍,莫不是要去死牢迎接宵练吧?”

  吴襄听了这话,就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李纯钧,然后不解地反问道:“谁跟你说宵练在死牢的?”

  “这……”李纯钧也蒙了,“那她现在在哪里?”

  吴襄面无表情,淡淡地道:“当然是在相国府内啊。”
内容报错】【 推荐本书
可以使用回车、← →快捷键阅读